監督公示牌上在崗人員信息空白
患者小王前幾日被醫托騙至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
  □本報記者林雅林鴻胤/文劉朔/圖
  宮頸糜爛不是病,可是福州一名90後女孩反映,她遭遇了“醫托”,因治療“宮頸糜爛”,被帶到福州晉安區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做了個手術,短短半小時就花了近5000元。
  連日來,記者走訪發現,這個涉事衛生服務站位於鼓山鎮遠東村1號,於2012年12月份成立。而同年7月份,這地址上的福州晉安區東城社區衛生服務站剛剛因違規開展婦科項目被取締。
  目前,晉安區衛生局稱已介入調查此事。
  遭遇“醫托”

  90後女孩“手術”中被要求加手術及費用
  90後的女孩小王(化名)最近很忐忑,她因月經不調去醫院看病,卻在稀里糊塗中被帶到了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花了5000多元,做了一個宮頸糜爛和卵巢囊腫切除手術。事後,她才瞭解到宮頸糜爛根本不是病,不用治。
  小王說,4月13日,她來到省婦幼保健院二樓的婦科看病,由於當時人很多,沒有掛號的她感覺很迷茫。此時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微胖,身高不到一米七,走過來跟她說,“沒有預約的話,號滿了,看不上了。不過,婦科主任吳醫生在鼓山連洋社區衛生站坐診。”
  隨後,又過來一名20多歲的年輕女子說,她想找吳主任調養下身子好生小孩,之前有看過,正想過去。她約了小王一起走。
  最後,小王便同這名女子一同打的,來到了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
  小王進衛生站後,一名30歲左右的醫生接診,建議她先做一下檢查。隨後,一名年紀稍大的長髮女子,把她帶到二樓做了陰道檢查。
  “我不知道她是醫生還是護士?”小王說,由於都沒有掛工作證,她沒法確認長髮女子的身份。但當時,她被告知,患有重度宮頸糜爛,要馬上做手術治療,不然後果很嚴重,甚至會影響到生育。檢查費300多元,手術費便宜的幾百元,貴的好一些要3000多元。
  隨後,看診的醫生也這麼告訴小王。小王當下沒有了主意,就問能不能刷卡。
  小王說,刷卡交完費,長髮女子把她帶到三樓進行手術。手術中,該女子說,小王有卵巢囊腫要一併切除,手術費要加700元。
  兩個手術結束後,小王並沒有什麼不適,該女子告訴她可以回去了,只是接下來的三天還要來輸液。小王又付了700元卵巢囊腫切除手術費以及次日付了900多元的藥費。當天,小王想要把病歷帶回去,但是被拒絕了。就這麼短短的半小時,她就花了近5000元。
  14日,小王來到該衛生站輸液,又碰到了在省婦幼保健院見到的女子帶人來看病。她才醒悟過來自己被騙了。
  從小王提供的材料上,記者看到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婦科給其做了超聲波、電子陰道鏡等婦科檢查。其中超聲波檢查結果顯示,盆腔積液,右側附件區囊性包塊。報告醫師或者送檢醫生都只有一個姓,也沒有簽名。
  而小王提供的2月18日在協和醫院的檢查報告中顯示,其子宮和婦檢都未見異常,4月18日在在福州市第七醫院B超檢查顯示小王的子宮、雙側卵巢未見明顯異常。
  馬上調查

  醫生沒帶胸牌

  公示牌在崗人員信息空白
  17日中午,記者和小王來到這家社區衛生服務站。導診的護士獲悉小王是前幾日過來看病的患者後,就把小王帶到二樓,並從三樓把一名吳姓醫生叫下來。
  小王稱想找醫生要病歷瞭解一下病情,吳姓醫生則表示要把小王帶到檢查室內檢查後再給。
  小王強烈表示不願意檢查,想找手術醫生瞭解情況。吳姓醫生只好把此前給小王做手術的張姓醫師請下來。在大家的再三要求下,張姓醫生終於出示了小王的病歷本。
  記者看到病歷本上,醫生的名字僅僅寫了一個姓氏“張”,病歷中還寫著兩張字跡潦草的內容。
  同時,記者看到吳姓醫生和張姓醫生都沒有按照衛生行政部門的要求懸掛工作胸牌。另外,一樓牆上掛著的“醫療機構監督公示牌”,在崗人員一欄也全是空白的。
  記者提出想瞭解醫生的具體信息,前臺導診的護士則表示,服務站內並無任何醫生的信息,但是吳醫生確實是我省婦幼保健院的醫生,星期三、星期四才會到衛生站給病人看病。
  隨後,記者電話聯繫上了該衛生站的相關負責人。對於衛生站是否具有婦科手術資質時,該負責人表示他們有婦幼保健這一塊內容,可以做這方面的手術。而當記者詢問該負責人宮頸糜爛不是病為什麼給病人治療時,該負責人則表示小王有重度宮頸糜爛要接受治療,並反覆強調,該衛生站對小王開展的是正常的診療行為。
  同時,記者採訪了福建省婦幼保健院的有關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他們從來沒有派醫生到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坐診,冒用知名醫院醫生坐診是醫托常用的手段。
  另外,記者在醫療機構監督公示牌上看到,連洋社區衛生服務站診療科目為“預防保健科、全科醫療科”。而據衛生行政部門有關人員介紹,卵巢囊腫手術本身是屬於二級診療科目,只有二級以上的縣級醫院或者大型鄉鎮衛生院才能開展,如果社區衛生服務站開展這個項目就是違法行為。
  在調查中,記者還發現,早前一家叫“晉安區東城社區衛生服務站”也位於鼓山鎮遠東村1號,該社區衛生服務站在2012年7月曾因非法行醫被取締。當時該衛生站非法行醫的內容不光包括一般的內科病癥,還涉及外科手術的人流、包皮切除等。
  據晉安區衛生局醫政科的一名姓張的工作人員介紹,同一地址的這兩家衛生服務站並沒有關聯,後者是重新招標審批的。另外根據相關的規定,被吊銷過《醫療機構職業許可證》的醫療機構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不得擔任社區衛生服務站法定代表人。
  各方反應

  晉安區衛生局

  21日進行了突擊檢查,確實發現違規行為
  18日,記者向晉安區衛生局反映了此事,並表示,想瞭解一下該社區衛生服務站醫生的信息。對此,晉安區衛生局的有關人士說,目前不便透露該社區衛生服務站醫生的具體信息,但是他們會著手進行調查,收集一些證據,同時將會去現場突擊檢查,包括人員、處方、收費等各方面。檢查完,如果衛生站存在違規行為,該局也會進行確認查處。如有必要,還會進入立案行政處罰階段。
  同時,對於醫托的問題,該局會把相應的材料傳給相應的部門進行配合查處。
  21日,記者再次從晉安區衛生局瞭解到,該局的工作人員21日上午已到該衛生站進行了突擊檢查,確實發現該衛生站存在違規診療行為,目前已經叫停這種違規診療,同時暫扣了相關的物品。初步調查瞭解,該衛生站宣傳的一些“手術”實際上是一種治療方法,並不屬於真正手術範疇,而是一種誤導宣傳。目前,此事還在進一步深入調查,已經通知了衛生站法人代表到衛生局協助處理此事。
  福州市衛生局

  若看專科病屬於超範圍診療,屬非法行醫
  福州市在去年3月份結合國務院、省政府的相關意見特意出台了《福州市衛生局關於規範和加強社區衛生服務站管理的通知》並下發了具體解讀等配套文件。通知指出,要取消社區衛生服務站婦(產)科,不得配置B超檢查儀、不設立婦科檢查床。同時要求,不在衛生服務站內設口腔科,在2013年6月底全部取消。
  對於記者反映的連洋衛生服務站的問題,福州市衛生局有關負責人表示,衛生服務站主要開展全科醫療、中醫為主的基本醫療服務,看得是多發病、常見病、慢性病,而不能看專科的病,如果有的話都屬於超範圍診療,是非法行醫。對於醫托問題以及醫療機構非法行醫的行為,只要冒頭,就堅決予以嚴厲打擊。
  按照整頓醫療市場秩序的相關規定,福州市各級衛生部門將加大查處力度。一些不法醫療機構,不斷變換花樣,不排除通過“改頭換面”的方式繼續違法,該部門將不斷跟蹤打擊。
  另外,該負責人也提醒,目前,醫托的查處主要存在取證難,需要多部門聯合執法。雖然各級衛生部門一直在加大力度在整治醫托等不法行為。但仍不能完全排除一些私人診所或者衛生服務站等為了謀取利益,誇大宣傳,編造謊言,誤導民眾消費的行為。因此,市民看病時也得留個神,如“包治百病”、“現身說法”、“專家坐診”、“價格低廉”等都是醫托或不法醫療機構慣用的套路。
  福建醫科大教授

  前期審批要嚴格準入後期監管要持之以恆
  針對該衛生站出現的問題,公共衛生管理專家、福建醫科大學教授鄭振佺認為,首先,衛生行政部門要嚴格按照准入“門檻”審批,後期監管要持之以恆。社區衛生服務站接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業務指導。中心沒有行政執法權,但更接近服務站,信息更為及時全面,有責任和義務向衛生監管機構反映轄區內服務站非法診療的情況。
  據知情人士介紹,由於私人資本存在利益驅動,很可能就會出現偏離公共衛生服務的內容。比如,口腔科、婦科等都是社區衛生服務站喜歡開展的營利性診療項目之一。
  對此,鄭振佺教授認為,社區衛生服務站,無論是私的也好,是公的也好,均要承擔基本醫療和公共衛生的責任,要承擔“預防、保健、康復、健教、計生、醫療”六位一體的職責,審批的部門對於不符合社區衛生服務機構條件的社區衛生站,要及時摘牌,只有加大監管力度,才能真正發揮社區衛生服務站的作用。    “監管比審批更重要。”福建省政協委員丁毅黎介紹說,審批與監管是相輔相成的,失去平衡都不利社區衛生服務站的發展。
(編輯:SN086)
創作者介紹

容祖

fv28fvbc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